言論提要:連“臨時工”都這麼牛,那“正式工”凶起來還不得把人給吞了?公眾的追問,不會因為朱某的身份被證實、人被立即開除而減弱。
  現代快報首席評論員 伍里川
  “我就欺負老百姓”,鎮江一名城管協管員因為自己說的這句雷語一夜成名。在各地城管相繼“擴權”的大背景下,此事件讓公眾異常憤怒和擔憂。
  事件過程並不複雜。賣早餐的姚某超時擺攤,兩名城管協管員予以制止,因此發生爭吵,面對“你吃共產黨的”、 “你欺負老百姓”等指責,城管隊員朱某回稱“我就是吃共產黨的,喝共產黨的”、 “我就欺負老百姓”。被網友拍下視頻上傳,迅速成為網友關註焦點(詳見今日快報封7版)。
  一名協管員敢這麼牛?他到底是什麼來頭?在追問聲中,很多人脫口而出:一定是臨時工。
  果然,鎮江市城管局很快就回應:朱某是街道聘用的協管人員。
  真該對那些認準“臨時工”的網友說一聲,恭喜你,又答對了!在無數負面事件中忍辱負重、甘當替罪羊的“臨時工”,又一次出現了。
  現代快報記者展開調查。鎮江市正東路街道辦還真的拿出了街道和朱某簽訂的《全日制勞動合同書》原件,朱某被聘用在正東路街道轄區“從事城管協管員工作”。
  好吧,這回“臨時工”真是“臨時工”。
  城管部門這次沒說假話,但城管自身的積弊,不會因為走了一個“臨時工”,而煙消雲散。“臨時工朱某”也引出了公眾更深的憂慮:連“臨時工”都這麼牛,那“正式工”凶起來還不得把人給吞了?公眾的追問,不會因為朱某的身份被證實、人被立即開除而減弱。
  其一,既然是“臨時工”,就沒有執法權。那麼,誰給了朱某等兩名協管員執法的權力?誰給了城管部門任由“臨時工”充當執法“主體”的權力?法無授權不可為,濫權到這種地步,城管部門中誰該站出來承擔責任?只處理那些聽命辦事的基層人員,顯然不合適。
  其二,有關方面的通報稱,將集中兩個月時間進行教育整頓,確保做到文明執法、規範執法。然而,“零距離”節目的畫面顯示,電視臺記者就此事件到正東路街道辦城管隊採訪時,隊員們正在觀看網傳的“朱某雷語”視頻,接受教育,一見記者的攝像鏡頭,多名城管隊員就如猛虎出動,上前推搡記者,言行粗暴。教育、動粗兩不誤?這真是挺諷刺的,把教育整頓的時間拉長,就一定有用嗎?
  其三,公眾最擔心攤販被打擊報複。有關方面承諾:姚師傅的煎餅攤點,可在規定時間繼續經營。心裡石頭落地了嗎?難!此前,街道城管隊已宣佈,不准姚師傅再擺攤。這一幕被電視鏡頭記錄下。誰給了城管只“叫停”一家攤位的權力?現在即使有“上面”撐腰,姚師傅擺攤無虞,但他還有膽量擺嗎?
  縱然“臨時工”朱某自稱“沒經過大腦說了氣話”可以成立,但這根本無法遮掩當地城管存在的諸多問題。
  當前,城管“擴權”成為潮流。但別忘了,把隊伍問題、管理問題解決好,是“擴權”的前提。權力越大,管理越應規範,隊伍素質越應“高大上”。但是看看相關城管隊員的表現,我們能放心嗎?
創作者介紹

wj83wjdm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